• <table id="d40J1"><center id="d40J1"><code id="d40J1"></code></center></table>
  • <form id="d40J1"></form>
  • <table id="d40J1"><sub id="d40J1"><code id="d40J1"></code></sub></table>
  • <form id="d40J1"><center id="d40J1"></center></form><form id="d40J1"><sub id="d40J1"><listing id="d40J1"></listing></sub></form>
  • <wbr id="d40J1"></wbr>
  • <table id="d40J1"><sub id="d40J1"><code id="d40J1"></code></sub></table>
  • <form id="d40J1"></form>
    <table id="d40J1"></table>
  • <code id="d40J1"><sub id="d40J1"><mark id="d40J1"></mark></sub></code>
  • 原创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两支舞(5400)-斗罗之圣剑使-笔趣阁

    李恪摸着独孤靖软嫩的小手,还调皮地用食指挠了挠对方的掌心,独孤静就算再开放,也没有想到这位大表弟如此会玩。

    “你挠我干什么!”独孤静俏脸一红,嗔怒道:“你们汉家儿郎真是好不要脸!”

    “大表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看三岁小孩的问题你答不对,还主动拦下小弟弟,我不过是挠挠你的手心,怎么还说我不要脸呢?”

    李恪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让人信服,但偏偏女人都是不讲道理的生物。

    “唰!”

    独孤静一个健步踏上,随后一招擒拿手,将李恪直接按倒在地,“臭小子!我是你表姐,你竟然敢和表姐撒野!”

    独孤家本就尚武,独孤静虽然是女孩,但也练得一手好功夫,李恪心中这个后悔啊,早知道就该勤学苦练,也不至于被对方轻松拿下了!

    “大表姐!冷静,clamdown!”

    李恪只觉得手腕都已经要掰断,疼得不行,可自家护卫李存孝和皮卡丘都对独孤静熟悉,竟然以为两人在打情骂俏,压根就没有阻拦的意思!

    “小皮皮啊,你看殿下笑得多开心啊,都流眼泪啊,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喜极而泣吧!”

    “皮卡!皮卡!”ge.com

    小婧和红鸾看到此情此景也是呆若木鸡,“姐姐,那位公子,不对,那位姑娘为免也太过暴力!”

    “是啊,女子习武还是少数,何况她那手小擒拿,使用熟练,一看便是勤学苦练过!”

    红鸾着急地说道:“存孝大哥,你快去看看吴王殿下??!”

    “姑娘多虑了,人家两口子打情骂俏,咱们憋屈掺和!”

    李恪心中苦闷,靠李存孝和皮卡丘,肯定不行了,关键时刻还是要自救??!

    “来人??!打人了!泼妇打人了!”

    “你别乱喊,谁是泼妇!我何时打你了!”

    李恪这么一喊,听雨楼附近的居民立马打开门窗,更有甚者来不及洗漱便冲出去看热闹。

    “泼妇在哪呢?明明是两个俊后生打起来了,真没意思!”

    “那个擒拿住别人的公子长得好生俊俏??!”

    “被抓住那位,您倒是还手??!大丈夫怎能久居人下?”

    所谓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莫过于此。

    “父老乡亲们,你们评评理??!这位兄台馋在下身子,非要将我打晕带回去!我一个黄花少年,可不能被他玷污啊,呜呜呜!”

    李恪掩面而泣,随后趁势将自己的衣服撤下,露出肩膀头,哭着说道:“各位如果不救我,小生的清白没了,就只能投河自尽了??!”

    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竟然有些强抢少男?

    吃瓜群众的兴趣一下子就被提了起来,纷纷上前驻足观看,独孤静就算是鲜卑女子,也禁不住这么多人围观。

    “你胡说什么呢!谁馋你身子!谁要将你带走了?在乱说,我就掰断你的胳膊!”

    独孤静说罢便用了几分力气,李恪只觉得整个胳膊都传来剧烈的刺痛。

    “大家快看??!他为了要挟我,都快将在下这只手扭断了!为了我以后的妻子,在下誓死不从!今天各位对我冷眼旁观,我不会说什么,毕竟您们也看到了,这人会武术!可是明天,若是你们的儿子被他看中了,怎么办?大家别担心,就拿我当个教训!男孩子出门在外,也要?;ず米约?!”

    李恪这话说得独孤静恨不得一刀将其杀了!

    本小姐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就成了强抢少年的色魔?

    “大哥大姐们,咱们可不能让这少年被玷污??!”

    “是??!断袖之癖就算了,还敢抢人?”

    “你们将其围住,我去找捕快!”

    独孤静气恼不已,贴近李恪耳边说道:“算你狠,大表弟!你给我记住,表姐我迟早要报仇!”

    “嘭!”

    独孤静一脚将李恪踢向人群,随后便趁机离去。

    李恪揉了揉自己的胳膊,发现已经有一片淤青,“这个臭娘们还真是暴力!在下李恪,多谢父老乡亲们仗义执言!今日来听雨楼门票二折,只要两文钱!”

    “哗啦啦!”

    还未等李恪说完,众人已经冲进了听雨楼内...

    ...

    张谦郁闷地带着李崇义和李崇晖,这两吃货消灭了剩余的所有早餐后,仍然意犹未尽。

    “等一会见到殿下,我一定如实禀告!还王爷呢?跟没吃过饭的难民一样!”

    李崇义老脸一红,他们哪里吃过油条和豆腐脑这种早餐,要知道大唐年间可没有植物油,而动物油脂更是稀奇物件,寻常人家哪里接触得到?

    “哎哎哎,让让!是我!”

    听雨楼今天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众人可都是在等着李恪讲《西游释厄传》。

    一看是张谦过来,听众们纷纷让路,这位爷要是关系处的好了,还能提前买门票呢,听众们自然不愿得罪。

    “什么吴王,竟然真的当个说书人!”李崇晖嫌弃地说道。

    “就是!难怪朝堂上都谈论他!”李崇义掩盖着自己的饭桶本色,不过两人的话语很快遭到了后排听众的白眼。

    “你们两个能不能闭嘴?我们这听书呢!”

    “不听就滚蛋!”

    “聒噪的东西,闭嘴!”

    听众们可不管两人是不是王爷,大家伙今天还等着听唐三藏能否遇到孙猴子呢!

    张谦去后台忙碌,李崇义李崇晖兄弟二人只能无聊听书,可这一天不要紧,两人很快便被《西游释厄传》的剧情所吸引!

    尤其是李恪在台上,语气抑扬顿挫,故事讲得引人入胜。

    “金猴奋起千钓棒,王宇澄清万里埃。那猴王自五行山脱困而出,得遇唐僧后,会发生什么?欲知后事如何?”

    台下众人齐呼:“且听下回分解!”

    “别??!前面讲了什么,你们倒是说说??!”李崇晖大呼过瘾,这可比之前先生讲得什么四书五经好玩多了!

    “就是??!唐僧是什么金蝉子?还有孙猴子为啥这么牛,怎么感觉比赵子龙还厉害?”

    听众们纷纷露出鄙夷的目光。

    “咳咳,两位堂兄你们赶紧进来,我给你两讲讲何为断背山!”


    本文页面地址:www.shamenjng.cc/txt/198350/60885398.html

    精美评论

    Comments

    起曾
    青春痘却还在。
    年若

    我们会很勇敢。

    种夏
    不管对方做什么
    半夜
    在糟糕和不如意的环境下保持一个好心情和积极向上的生活状态真的挺难的

    热门推荐:

      第三百三十八章 结婴丹-逐道长青-笔趣阁 第八百一十七章 血洗苍穹-道界天下黄改版本-笔趣阁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两支舞(5400)-斗罗之圣剑使-笔趣阁